/

研究成果

学院首页 >> 研究成果 >> 论文 >> 正文

摘要:中国早期物产信息散见于各类文献,未出现专志。汉唐间“异物志”勃兴,成为彼时物产专志的主要撰述形式,具有地域明确、内容专门、记述细致、追求科学精神、命名方式统一等特点。这类著作多记南方边地特产,既拓展了人们的眼界,也适应了汉唐间知识学科和著述门类不断细化的趋势。唐后物产专志编撰形式走向多样化,或绍继“异物志”的写作精神形成相关地理杂记;或冲破地域局限流向全国,形成以“物产志”命名的专志;或为物产谱录,完成了以“地”为中心到以“物”为中心的置换。宋后地方志中的物产记述常以“条目”“注释”结合的方式撰写,承载着物产专志的功能。(《中国历史地理论丛》)

上一篇:周保欣、荆亚平:“地方”的发现及其小说史意义

下一篇:周保欣、荆亚平:“地方”的发现及其小说史意义——当代“方志小说”的历史观照与现实逻辑

关闭

Baidu
sogou